作者:秦岳明(Ronger Kane)

       出差在外,接到电话,才想起曾答应帮杂志社写篇文章,但整日瞎忙,一直没有动笔,几乎就忘了。这回编辑下了最后通牒,再不写杂志就要开天窗了,只好在旅途中硬着头皮,开始对着纸笔发呆。
  知道我是不做家居设计的,故编辑大度地体量我:“没有命题,爱写啥写啥”,可杂志毕竟是以报道家居为主,如果胡乱写一通,怕是要给读者骂的,何况身在“画图”这行(自觉得离“师”尚远,故一直不敢理直气壮地称自己是“设计师”,充其量不过一个喜欢设计的“画图匠”罢了),自然免不了偶尔友情客串地帮朋友家里做上个一套两套的,也算是知道一点,所以想想还是说点和“家”有关的话题吧。但真正一本正经地坐下来,想写出些什么道理之类的,却是苦思良久,无从落笔。   
    
      眼下最热门的话题,自然是“股市”与“房价”了 ,“涨”“跌”两字牵动着无数人的心(当然,同样的还有猪肉的价格问题)。前几天还从报纸上看到一漫画,画中的乞丐盘坐于地,看着脚边的饭碗豪爽地宣称:“等我的股票升了,谁施舍我一块钱,我就给他十块小费” 。所以股票我是弄不明白的,从来都是敬而远之,不说也罢。“股”可以不炒,但“房”却不能不住,眼看着房价一天天地往上走,一套房动辄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的,可各地产公司的售楼处却还是人潮涌动,有些楼盘据说已经到了请医生派驻开盘现场以防发生意外的地步。卖楼已经如同在菜市场卖菜一样,抢到的开心,没抢到的懊悔,“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
好不容易花了大价钱买到的房子,想想总该像模像样地“装”一下吧,看看眼下满街的“专业家装”“豪宅设计专家”就知道市场的兴旺了。再加上各类媒体的推波助澜(我绝对没有抵毁杂志社的意思),甚至还有什么“××年度家装流行趋势”的发布会,于是各种所谓的风格、主义、手法层出不穷,铺天盖地地袭来,让人眼花缭乱,无所适从。而各种“专家”“大师”们更是满口“简约”、“后现代”之类的,反正什么玄乎说什么, 不管“家”里多大的空间,不管什么人住,都要弄个什么玄关、背景墙、壁龛之类的,加上家俱、灯具、还来点艺术品等等,仿佛不如此,就会被人说“老土”、“缺乏时尚”。其实,紧跟“时尚”“流行”的结果,大家都有目共睹,一如十年前的红榉木,还有几年前黑胡桃木的兴起,大到酒店,小到居家,甚至街边的大排档都一样,先是“祖国山河一片红”,然后到“天下乌鸦一般黑”,那时的红榉、黑胡桃可以说都看得恶心了。真弄不明白,自己住的“家”,为何要紧跟什么“流行趋势”?难道真的不怕走错房门?

      “装修”,和买房、买车等完全不一样,实际上是在花钱买一个看不到的、未建成的产品。而多数家庭又不可能如大型商业项目一般,有一个专业的团队从设计到施工对项目进行完整、规范地把控。少则几万十几万,多则上百万的花费,怎么可能仅凭几张图片或图纸,就押到一个仅和你沟通了几个小时甚至更少,对你的生活状态完全不了解的“设计师”身上呢?

      “家”,有两个含义,一指“家庭”,关乎人,另一指为“家居”,关乎人的居住空间,两者都和“人”脱离不了干系。其实,认真想想,“家”里的主角并不是电视机、不是背景墙、更不是玄关、壁龛或者酒吧台之类的,而是生活、活动于其中的人——“家”的主人。

      我们常说的一句话:“态度决定一切”,家里如何装,何尝不是如此,自已的生活态度才是最关键的。广东话有个说法,叫“就手”,有点类似普通话“顺手”、“”方便”的意思。自己的家里,其实也一样,方便实用是第一要素。结合希望的生活方式,再多花些心思好好梳理一下家里人平时的生活习惯,哪怕吵吵架(前提当然是不能翻脸)也没关系,从房间功能的设置到电源插座的位置都认真地考虑,统一认识。骨架打不好,不好用,哪怕装得再“好看”也是枉然。

       如果功能是骨架,则舒适则是血肉。一直以为,舒适才是一个家地首选,而不是设计的突出,抑或是显摆。在家里,如果整日担心弄脏洁白的地面,或者在晶莹的玻璃上留给手印之类的,小心翼翼维护所谓“设计的美”,累不累呀?自己家里,爱干啥干啥,喜欢的东西,爱摆哪摆哪,多好!

      至于所谓的风格,则是见仁见智。骨架好了,体格均称了,爱穿什么衣服,西装还是唐装、汉服,或者爱唱什么戏,歌剧抑或是京剧、黄梅戏就是自己的事了。说白了,所谓“家”,也就是生活的舞台。“品味”不是设计出来的,它源于生活态度的自然流露。

      罗嗦了一堆,最后翻出以前写的旧文里的一段,也算是结尾吧:
总觉得家是自己的,应该在建造里面有艺术,在使用里面有艺术,而不是设计另一堆叫艺术或说根本叫美术的东西附加在室内空间上。
而所谓的设计应该自然的融入空间和生活中,“设计”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生活的态度。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