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少主义”可以理解为必需性,也就是说。整体中的每一部分都和整同样重要,越少的元素就以为这越多的空间,并且更加舒适、有效率和优美。这种对“必需性”的寻求并不是新的理念,可追溯至古代,贯穿所有的文化和文明时代。当这些文化到达一种高度的时候,这些“必需“则成为人们的一种表达形式,并同颓废一同来摒弃掉。中国的文明社会也是参与了这种将“必需性“列为其文化中重要组成部分的活动。在中国的民族习惯中,国画以及筷子的使用就是一个例证,一支毛笔,点点墨水就创造出丰富的色彩以及形象,一双筷子就能代替刀、叉、匙。看似少,实际达到的效果却丰富得多,在现代建筑中,最有价值的参考是德国的建筑大师密斯凡德罗,他在60年前设计的建筑及家具在现在依旧十分现代,他所著名的言论“少就是多”一直指导着我们的工作。

      极少对必需性的寻求可以追溯至古代,中国绘画在1500年前便主张用笔墨实现内在心灵与外在自然的沟通:一支笔、一种色,在不经意的随机的运用施墨当中,展现出山、水、树木与空间的关系与淡薄悠远的心境。观赏者透过极少的画面,得以品鉴出艺术家的精神境界:才能、格调、灵性、悟性、气质、风范、个性与内涵。

     简约主义是什么?一种时尚潮流?一种文化倾向?一种艺术家理想主义的探索?还是一种美学定义或是一种哲学?它可以使以上的全部,以可能什么都不是,它是一种被建筑师、画家、音乐家、作家在过去几年中不断提及的现象——总是和“简约“或“简约主义”放在一起应用在时尚及当代艺术理想主义运动中,成为一种思想方法。 简约主义在形式上进行组合,它在视觉上的轻巧往往是与厚墙及大块的木材等各元素对比下形成的。简约主义设计不断采用最先进的技术,并保持自然材料的原始状态,从感觉上尽可能接近材料的本质,构筑也就回归到构筑的本来意义上。

     打个比方说,美丽的女人是朴素自然的,能够抵御时尚及化妆的诱惑。一个女人的美丽与人工装饰无关,而是由她的精神和内心世界决定的,我坚信这点。

Advertisements